lvhua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你读过的诗词中意象最恶心的是哪首

2019-11-12 12:51:41

王小波在《万寿寺》结尾处写到:一切都在无可挽回地走向庸俗。如今看来,王小波所言非虚。在这个问题下有多少人在散播谣言,哗众取宠;又有多少看客在人云亦云,推波助澜。身为一代文豪的苏轼平日里也不过是个猥琐老男人,也写的出“一树梨花压海棠”这种下流诗句。无数知乎答主在了解到“张先八十纳妾,苏轼作诗调侃”的“历史真相”后兴奋了,纷纷忙不迭地在苏轼相关的回答下科普这句“千古名句”的真正含义。广大读者也被这历史真相所震惊,一部分人批判苏轼真猥琐,一部分人则称赞东坡真性情。真猥琐也好,真性情也罢。大家都忽略了一个事实,那就是“一树梨花压海棠”根本不是苏轼的作品。翻开《苏东坡全集》,哪里有“一树梨花压海棠”的影子,倒是有一首《张子野年八十五,尚闻买妾,述古令作诗》:锦里先生自笑狂,莫欺九尺鬓眉苍。诗人老去莺莺在,公子归来燕燕忙。柱下相君犹有齿,江南刺史已无肠。平生谬作安昌客,略遣彭宣到后堂。由此可见,张先晚年买妾为真,苏张之间关于此事也确有唱和,但苏轼所作的根本不是什么“一树梨花压海棠”,而是上面这首七律。关于“一树梨花压海棠”出处考证,大家可以去看祝淳翔先生的《也谈“一树梨花压海棠”》和陈福康先生的《也来谈“一树梨花压海棠”》两篇文章。作者详细考证了这句诗的出处后,发现“一树梨花压海棠”最早出现于明末,多见于各种笔记小说,或化用自元稹《白衣裳》中的“一朵梨花压象床”,原作者已不可考。至于苏轼为什么会和这句诗扯上关系,祝淳翔先生认为始作俑者或来自台湾。一九八五年起,台北庄严出版社出版姜涛主编的一套传说集《中国传奇》丛书,以后该丛书成为岛内各中小学的课外教材。其中第九卷《文学艺术家传奇》里收有“苏轼轶事”,那时便已上演了一出“苏、张版”《一树梨花压海棠》好戏。随着海峡两岸文化交流的日益加深,这个故事于是有了机会飘洋过海,传到了大陆。而互联网络的渐次普及,更使它呈现爆发式传播,很快便充斥于今日的赛博空间(cyberspace),终致遗患无穷之地步。说完苏轼的一树梨花压海棠我们再来看看陈独秀的《乳赋》和张宗昌的《效坤诗钞》。关于陈独秀的《乳赋》,前面已有答主做了考证,这里我不多赘述。其实我觉得明眼人粗略读一读就可以看出这是一篇伪作。那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愿意相信这是陈独秀写的?我觉得全球最大中文百科全书功不可没。百度百科不但把《乳赋》收录其中,还明确标注陈就是原作者。白纸黑字,证据确凿,陈同志在世恐怕也百口莫辩。张宗昌就更搞笑了,凭借几首打油诗就成功洗白,从一个无耻残暴的军阀摇身一变成了纯朴可爱,偶尔还能写出“数英雄兮张宗昌,安得巨鲸兮吞扶桑”这种豪壮诗句的爱国诗人。其实大家只要对张宗昌生平稍微有点了解,就知道“数英雄兮张宗昌,安得巨鲸兮吞扶桑”绝不可能是他作品。张宗昌和奉系的其他将领一样,都以日本为后盾。民国十四年(1925年)5月,张宗昌镇压了青岛的日本纱厂工人大罢工,酿成了“青岛惨案”。在统治山东省期间,张宗昌横征暴敛所得也是存入大连的日资银行的。后来张兵败下野,东渡日本避难,期间还几次想借助日本帝国主义的力量东山再起。918事变后,张学良怕张宗昌充当汉奸,把他骗回了国。最后,韩复榘怕他在日本人的帮助下重新掌控山东,派人在济南刺杀了他。一个要是再在多活几年就要当了汉奸的军阀,怎么会写出“数英雄兮张宗昌,安得巨鲸兮吞扶桑”这种诗句。实际上,《效坤诗钞》根本就不存在。祝先生又来打人脸了祝淳翔:张宗昌《效坤诗钞》纯属子虚乌有百度百科则再次表示《效坤诗钞》的确存在,甚至连出版社和国际标准书号都有,价格都订好了。然而查询书号后发现,图书根本不存在。苏轼的好词千千万,没想到“一树梨花压海棠”艳压群芳好像更能吸引人们的注意力。大文豪苏轼没意思,带点猥琐气质的大文豪人们才喜欢。陈独秀作为新文化运动的领袖,许多人对他的了解也只限于历史课本里的介绍。后来他的名字成一个梗,人人都对他说“陈独秀同学,你坐下。”张宗昌凭着几首打油诗成了网红诗人,他所作的恶行没人关注也没人在乎,提起他大家只会说“哦,他写的诗真TM有意思,真是个可爱的军阀,哈哈哈”。日子就在这嘻嘻哈哈的笑声中一天天地过去了。回到本文的开头,王小波同志的文字一针见血:一切都在无可挽回地走向庸俗。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多说几句,其实像上述例子中的名人伪作不胜枚举,比较有名的还有李白的《秋风词》的后半段。网络上广为流传的仓央嘉措的诗99%都是假的,连最有名的那首“曾虑多情损梵行,入山又恐别倾城。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”细究下来也不能算是仓央嘉措的原作,应该算作曾缄在于道泉译本的基础上进行二次创作的产物。根据曾缄的说法是:“在民国十八年(1929年),余重至西康,网罗康藏文献,求所谓情歌者,久而未获,顷始从友人处借得于道泉译本读之,于译敷以平话,余深病其不文,辄广为七言,施以润色”。明白了吗?曾缄没找到仓央嘉措原诗,只借到一本于道泉的译本,曾觉得于翻译的不咋样,于是对于本进行了润色,单纯润色也就算了,曾缄还对有些诗进行了添补,其中就包括上面那一首。仓央嘉措的原诗很短,翻译过来也就是前两句“曾虑多情损梵行,入山又恐别倾城”。但只有两句凑不成七绝,曾缄就自己在后面又加了两句,所以“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”应该算是曾缄的作品。我认为曾缄的译本是很好的,只是按信达雅的标准来看只占达雅,实在可惜。

上一篇:求hipstamatic拍人像的组合
下一篇:哪段代码最能代表程序员的暴力美学_2
陕西护栏网|陕西栅栏|陕西护栏|陕西护网|陕西隔离栏|陕西围网|陕西围墙|陕西绿化护栏网|陕西监狱护栏网|陕西农场护栏网|陕西运动场护栏网|陕西电动大门
版权所有 © 2010 西安栅栏 西安护网 西安护栏网、栅栏工程产品著名供应商-陕西经纬护栏网工程有限公司  
公司地址:西安市太华路甲字88号大明宫中央广场C1座 网站备案号:陕ICP备07012759号  网站地图
    技术支持:经纬网络销售部 029-88726433
联系电话:029-88726433 88726830  电子信箱:jingweihulanwang@163.com   公司网址:www.